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阿四是她!

今天,我接到的来电说要预订
我的钟点阿四
。嘿嘿,若再不揭开谜底,可能陆续会接更多来电。

我的钟点阿四,也是在无可奈何的状况下被逼挑大梁的,其实她就是我的大小姐~安蓓儿。她一直是个很贴心乖巧懂事的孩子。在很早以前,每当佣人落跑,她就很乖巧地照顾自己生活起居,替我看顾弟弟,好让我安心去忙其他工作(例如我驾长途车时,她就喂当时幼小的弟弟喝奶)。三岁时她就学会自己冲凉、冲奶喝,虽然我从不让孩子单独在家。她也曾经在安亲班呆过,可惜她不喜欢,干脆叫我让她学习自己照顾自己。

每当我面对烦恼,若说出来她会替我分担,或想那方面她能提供帮助。原本计划是让双宝回婆婆家呆到开学后,可是在交通方面我们时间安排不到。上个星期,我已经拿几天假期照顾他们,那时安蓓儿就已经答应当我阿四,那些琐碎的事她就一一担当,冲奶、洗衣、收衣、摺衣、扫地等等。我也以日薪计算,让她赚些许零用钱。

有些事情,我们不能事事要求完美,只好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别忘记她只是个七岁的孩子。每个学习的过程,有人迟有人早,每个人的特质都不一样。与其让他们去参加假期班,这类的生活实习更能体验生活。她也终于体会“钱不容易赚”这道理。

由于我清楚女儿是个很有观察力和责任感的孩子,若真正放手让她做,身体力行绝对可以驾驭得到。基本上,我必须确定自己可以很信任她,完全不干涉她的操作方式。当然,之前每个安全措施和步骤都必须看她做过一两遍才安心。

煎蛋不是我教她的,每次她看玫瑰煎蛋后,自己要求学习的。很多次她很自信地告诉我她已经学会煎蛋,可惜我一直没给机会她发挥。昨天小少爷亲口告诉我姐姐煎蛋很好吃,恍然发现原来她所言不虚,结果一天内她就煎五粒荷包蛋。

只要她可以照顾自己和弟弟半天,已经是很“多隆”了。对于有兴趣高薪聘请我阿四的人真的很抱歉,我的阿四将开学了,接下来会以课业为重,玫瑰回来接班,她就功成身退啦!

Monday, December 28, 2009

我的钟点阿四

我家玫瑰回家渡假两个星期去了,开学后方回来。

这段日子里,我要内外都兼顾的时候,请了一个钟点阿四,虽然她扫地扫不干净;洗衣、晒衣、摺衣都不太理想;抹地、洗碗我都必须重新做过,我都没有怨言,至少当我不在家,她会泡奶给小少爷喝;替他冲凉;督促他看戏睡觉;还会煮饭(有煮熟)、弄烧隔夜菜,另外她的拿手菜就是煎荷包蛋。首次处女下厨,她就给家里每个人来一粒荷包蛋。

她很廉价算日薪,这不是重点,最主要我信任她,她也有决心要做个称职的钟点阿四。即使在我下厨时,她依然做我副手,不会偷懒。

谢谢你,我的阿四!幸好有你,一切都是值得。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圣诞快乐!



其实在临出门之前,我那两顶圣诞帽子给双宝,叫他们放进自己的包包里,姐姐悄悄对我说:妈咪,其实我们戴这帽子我们会害羞的,好像旁边都没有人在戴嘢!

结果,广场里一片红彤彤的圣诞红,很有圣诞气氛更胜岛国广场。他们皆大欢喜地享受这里的圣诞气氛,现在不好好珍惜,再多几年他们长大了自己也会找节目了。

其实,我很享受和孩子一起庆祝圣诞,也祝大家圣诞快乐!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分辨蜜糖真伪

每天有喝温柠蜜的习惯,蜜糖缺一不可,所以对蜜糖的品质要求很高。

不介意买贵货,但要货真价实。如何分辨蜜糖呢?

拿一汤匙蜜糖放在一个浅色的盘子里,然后加些许的水,摇晃两三下。

渐渐你若看见有如蜜蜂巢的形状出现(如图下),你大可放心吃,这个蜜糖是纯正的蜂蜜。


倘若,你摇都摇都摇不出呢,那肯定不是纯正的蜜糖,拿来煮菜算了。真正的蜜糖其实若加热,会破坏里面的营养。

Sunday, December 20, 2009

留一点遗憾


给岛国的朋友:是的,这个圣诞我来过。不好意思,我已经走了,这一程完全为双宝度假。少了与你们见面,是这一趟最大的遗憾,也将会是我会再来的理由。

谢谢五姐与家人愿意为我拿假到圣陶沙一起度假,双宝的表哥们陪伴着开心地去玩水,还有愿意舍命陪君子走一整天乌节路的好友——Wendy。

带着回忆归来,虽有着那一些遗憾,不必担心很快我又安排自己去小岛,勾勾手,我约了在新山和岛国的你们!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非同凡响的喜宴

过去大大小小的喜宴参加不少,但可以做到老少咸宜,雅俗共赏,我必需要称赞新郎维的四位姐姐妹妹的用心良苦,还有主人家的诚恳,化腐朽为神奇。

这一次采用的主题是“中国风”。宴客的地方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众礼堂,可容纳五十余桌。舞台两旁就精心设计新郎新娘圈的图圈着一条红绣球的丝带的迎接宾客。原本只有白灯的礼堂,经过包装那些灯光、摆设、音响和镭射灯光、大荧幕,还有舞台的烟幕效果和喷火等等都是精心设计一番,给礼堂大改装,也是马口前所未有的创举。两个姐妹更自身兼任大会司仪来为哥哥嫂嫂的喜宴增添意义。


有创意的舞台设计,男女主角一目了然。

餐桌的布置,采用牡丹花虽俗气,但配合主题。

入口的布置也没忽视。

晚宴前,新娘在化妆。

贵气的奶奶也为晚宴化妆做准备。

给客人的小礼,中国进口,在芙蓉的“万家省”里可以买到。

喜宴的序幕是用打鼓的方式也很别开生面,锣鼓响彻云霄,气派如虹,新郎也是曾经为醒狮团打鼓,这个开场绝对对他意义非凡。

这个喜宴很不一样,不是偏帮自己人,你可曾想过会在喜宴看顶花钢,软骨功、转桌子、变脸等中国杂技表演?不骗你,我上次也是去上海买票进场方有机会观赏的。中国杂技表演,应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功力。大人小孩看到目不转睛,拍烂手掌。

小朋友,顶花缸的叔叔是有练过的,千万不要学哦!

软骨功叫人看到傻眼,起鸡皮疙瘩。

个人最喜欢是这个转桌子的功力,但有个问题:这个录影是直的,我不会将它调过来呢?不然,看官你们就把头歪一边看吧!



除此,今年有邀请一些歌喉的唱将上台歌唱经典名曲,不设卡拉Ok环节不用虐待宾客们的耳朵。听见师奶们对唱将的选曲非常欣赏,这一次这些程序的编排很合他们心意。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酒席,食物真的很上乘,无论色香味和材料都很新鲜用心,这绝对是个很有诚意,解答欢喜的非凡喜宴。

恭喜赖家上下的群策群力,任务成功!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华丽飨宴


建华终于找到真命天女,新娘叫姚丽,因此那个喜宴名为“华丽喜宴”。


大会司仪是Astro财经名主持黄隽斌,与新郎是老友鬼鬼,为老友友情客串主持,也顺便“爆大擭”。这对新人的恋情在山里相遇相知相识,最后求婚也在山上。我们那一桌《学海》桌,有很多大跌眼镜的事,也在喜宴上打开眼界。

新郎这一天乖乖徇众要求,轻吻新娘和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如司仪隽斌所说的,新郎新娘还没有借位,宾客不满意,还来take2 take 3,实在难得,这是爱的力量啊!
(为保持本部落格的格调,作者已删除亲昵照。)


请名主持的好处是他字字珠玑很精简,废话不多。坏处是变成宾客的迷你演唱会,一片自备CD几乎唱五六首都是同一个人。

我们能被邀出席这一桌实在无比荣幸。
祝福建华和姚丽:白头偕老,幸福快乐!

五色汤圆


蔡大姐娶媳妇少不了的莲子百合汤圆,今年有五色,分别:白、红(红叶打汁)、黄(金瓜)、紫(黑糯米)、绿(香草),她从不鼓励加色素,全是天然的颜色,出来的颜色真的是一流(106)。

她说意思意思吃一点,拿意头就好。不多,两公斤的糯米磨成糯米粉而已,我们帮忙搓都快一小时,真够意思!哈哈!
黑糯米汤圆颜色很特别。

搓汤圆大小都来玩才够意思。

趁早萍凡也祝大家冬至快乐及圣诞快乐,那就请你们吃一碗五色汤圆。

Monday, December 7, 2009

祝Curt & Peggy永远幸福

2009年12月6日是全年最多人嫁娶的好日子,相信不少人也接到红色炸弹吧!
这一回轮到蔡大姐的二郎娶媳妇,又赖家上上下下忙碌的时刻,我们也乐此不疲地去庆祝这一门喜事。这一对新人男的帅,女的俏,真是天作之合。去观礼的宾客都深深为这对郎才女貌的小夫妻献上最虔诚的祝福,希望他们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新人吃过婆婆亲手煮的汤圆,甜甜蜜蜜,恩爱到白头。

恭喜蔡大姐又娶媳妇,今年里添孙加娶媳妇,好事成双,福气非凡。

喝到孙媳妇茶,我家的蔡爸爸和蔡妈妈也开心到笑不合拢,甜蜜蜜。

黄色甲虫车,颜色鲜艳又可爱新人选来当新娘车。

她有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面,她很有明星脸,不过我忘了那个台湾女星的名字。

好喜欢Peggy的指甲,她说是网购的,很不错、有眼光,最有眼光还是选了个帅丈夫。

双宝也沾一沾新娘子的喜气,多个表嫂明年添多一个红包。

俏丽可爱的新娘子随便摆个Pose都是可爱型。

最后,拍张全家福。欢迎Peggy嫁入赖家,从此大家都是一家人。

看这对新人,我一直有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生活的画面,真心地祝福他们“永远幸福快乐”!

Saturday, December 5, 2009

玫瑰上菜:大排档

很久没上载玫瑰的拿手好菜,她的忠实拥趸双宝几乎常常都对她的厨艺赞不绝口。好一段日子,很少到外面吃,他们也没异议。那是因为双宝想吃的,经玫瑰化腐朽为神奇后,外面的山珍海味都不及一些简单的大排档菜肴,随便选些她的大排档菜肴上来。

金瓜饭,我喜欢吃的,自从教会她,我再也没下厨做过。

板面。双宝最喜欢的一道粉面,她很有心思去准备一切材料。

娘惹咖喱濑粉,经改良后不会太辣,正合双宝胃口,加只大虾什么都棒!

猪肉面线汤,简单到来又美味。

似模似样的海南鸡饭,她初试啼声就拿两只鸡腿,我反而心中有愧,实在自己也做不出来。

“辣死你妈”好吃到无话可说,很担心身材走样。

可是,最近玫瑰也开始有难了,小少爷某天突发奇想吃的食物就指着食谱给她,原来他想吃“印度煎饼”和“油炸鬼”,真是的,我说那个嘛还是打包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