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0, 2011

你们辛苦了!



致电回家,听听妈妈的抱怨,听听关于你如何耍脾气。

这段日子,最辛苦的是妈妈,最劳累的是大姐,最奔波德是哥哥。

上一次回家,唯一能为你做的也是为你剃胡须。

我第一次,笨手笨脚的。开始你还不太愿意,后来妈妈坚持要你剃。

你不太情愿,嘟着嘴说:“要剃就剃咯!”

我很菜鸟,搽了剃须膏,缓缓为你下巴的山羊須除去,问你“有疼吗?”

幸好你说没有,我很拍会割伤你。虽然我知道你凝视着我,但我要很专注。

后来,我离开以后你悄悄问妈妈:“刚才帮我剃须的是阿见(三姐的小名)吗?(姐姐的小名)妈妈说:“不是啦,是阿萍啦!”

如果能为你做的能多一点就多一点,不希望记忆是你的负担。

家里现在每个人在外都带着一份牵挂,最辛苦的还是无时无刻要照顾你的妈妈。照顾老人是一项神圣又不简单的工程,我们一家人一定要一条心,扶持走下去。




Tuesday, August 9, 2011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好意思,你来我都不能招呼你。等下我叫我老婆来招呼你。”

躺在病床的父亲对我说的话,我苦笑。显然他已经对我没有记忆,偏偏这句话当头棒喝,听了酸溜溜的。

“爸爸,我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回来看你了!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