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1, 2009

爱心睡衣


继上次双宝给婆婆选了新衣服以后,婆婆满心欢喜,告诉双宝她要买衣服给他们。

终于,她也找到双宝很喜欢的睡衣类型,安蓓儿有件二手睡衣她常穿,几乎花纹都漂白了,可是她喜欢够凉爽。我一直说我找不到那类型的布料,婆婆终于找到了。

双宝非常喜欢婆婆用心选的睡衣,穿在身上最温暖。。。。婆孙情是种很微妙的关系。

Friday, January 16, 2009

初试啼声







他们家里有六兄弟姐妹,雄心壮志要搞傢俬生意:

我喜欢原始的美,就如这几张凳子,根本除了磨滑以外,没有任何添饰,酱就很美。

原始的美,最难找。
年轻人阿维初试啼声,我觉得这个起步不错。
看官若有些鼓励的话请留言,谢谢。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几乎走到脚断


去了一趟康乐夜市,从街头走到街尾,好漫长~
住那里也有七年之久,周三来这里扫街是常事。
几乎忘记新年前是“车水马龙”、“水泄不通”、“人山人海”“张灯结彩”、“寸步难移”、“琳琅满目”。。。。。
这里很有新年气氛,只是要准备几乎走到脚断。

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天生大家姐

“姐姐,你的下课和谁在一起。”
“我要陪着隔壁班的佳莹和Meredith啊!”
“做么?”
“安娣(佳莹和Meredith的妈妈)交代我照顾她们。”
“是咩,那你又如何可以去买东西吃呢?”
“我找好位子了,交代她们两个坐在一起,顺便替我照顾便当,我便去排队买东西。”
“酱都可以啊!”
“是啊,她们原本都不认识,又没其他朋友,只好酱啰!”
“现在,她们坐在一起会讲话了。”

当年她五岁,老师就说她很”大家姐”。
很多有时候当丢个重担给她,她很欣然地接受并要完成任务,那个”大家姐“风范就会出来。
在同年纪的孩子里,她有“大家姐”的架势。

今天她告诉我她被选为正班长。现在有左右手,更名副其实的话事人。

有没有搞错?!

昨天四点钟,接到同事电话:
“我的车不见了!”
OMG,又一单失车,这次还是公司租借车。失车地点靠近中央医院,牵涉到公司很麻烦,由于同事是澳籍人士,未报警以前我么务必要先通知租借A公司。
十五分钟的等待。。。。。

这段时间我致电希望是车子是被市政局拖走,而非不见。结果很失望,车子不在市政局的拖车清单里。

半小时后。。。。。
兜兜转转,那边厢已经快到警察局,这边厢租车公司遥电来说:“车子找到了!”

同事当时的心情如过山车,从谷底直升天空。谢天谢地的倍感安慰,之前他还很自责。

最搞笑的是当知道真相那一回事:
车子是证实被银行的拖车代理拖走,拖车佬也没看清楚车牌号码,结果车牌号码搞错了!是相近的号码,并不是他们要找的车子,摆个乌龙。

岂有此理!!!!?甘都得?????
真是拿来搞,让白狗当灾,虚惊一场。最近的治安不好,发生如此戏剧性的事情,一点也不搞笑。
事情给摆平了,车子归还原主,不知他算幸还是不幸。
有关当局,还是欠我们一个道歉。。。。。。它不该发生!

Monday, January 12, 2009

制绣球

那天意外地接到失踪很久的厨神Ohbin的电话,她说有朋友看过当天大姐新居入伙的照片,想学做绣花球。
那个绝活也是大姐的本领,本人从来没想过要问或学,当天我就是看着布变绣球,只是觉得那双手很厉害。
后来,我遥个电话问大姐,她说:在电话里学不到的,以前我的朋友在电话问了老半天,结果也是非得到我家看我如何做,才学会当中奥妙。
以前,海陆丰人每月初一十五都有挂红布的习俗,当年她在巴也明光的老家跟着蔡妈妈学,后来自己又研究,常常做所以青出于蓝。
其实大姐刚刚拆了门口那一匹红布去洗,她又将要动手做来挂门口。不说还不知道,那个很多绣球的红布竟然是一匹布。回老家庆祝尾牙,可是大家都忙了一个早上。我无法去她家看她制绣球。于是,她向我讲解一些当中的诀窍。

她拿了一条绳子当红布。首先,找出红布的中心点,然后这个点就用另一条带子扎中心点。

一定的长度,上下地来回卷几趟。(那就是决定绣球的大小)中间就由另一绳子绑着,最好是扎活结,还要有个小圈圈可以挂绣球。

最后,慢慢将红布剥开,一部分的布料可以内塞进绳子里,让花的形状慢慢成形。

谨记大姐金玉良言:
1.绣球要美,布就不能省,折越多层次就越美。
2.当把布剥开以后,为让球像花朵,需要把有些塞入中心线里,让层次感鲜明。
3.做花球凭经验,当你认为不美就再重新拆过再来。(凭着你对美的认知来判断绣球的模样)

时间上的不允许,请恕我没法录影,但是我尽可能忠于原著的说法娓娓道来,绣球成不成形,靠各位看官的悟性和造化。

又见年饼香



那天回去闻到三姐的年饼飘香,我就先购些回家。

未到过年,我们竟然干掉两罐饼干和一罐蛋卷,

最近我的肚子里不少饼干哩!

你家买年饼了吗?

回家一趟,家里已经开始堆满饼干了,感觉真好!

Sunday, January 11, 2009

美丽情缘


双宝在人造沙滩认识的姐姐朋友们,玩得不亦乐乎。



次日早晨,女孩们的出现像是双宝的守护天使降临~我的救星!。至少,在大人池里,我也可以很放心有人为他们护航和玩耍。

孩子们相约Check Out后,到 Cempaka 海滩会面。我们一直保持电话联络,虽然海滩令人失望,但不减孩子见面的决心。看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去见谁。

我很感激女孩们的陪伴,离别后传一个致谢的简讯。岂料,女孩也传回一个短讯令我感动:"能够遇上你的孩子也让我们的假期变得有趣和增添意义。"

这个短讯让我觉得这一趟为他们的奔跑都值得,孩子这个波德申假期不一样皆因他们遇上天使般的朋友。结果,孩子们的依依不舍,女孩们的父母、舅母相邀我们一同去Kuala Lukut 共餐,也开启我另一个新的美食地点。

祭尾牙

农历腊月十六今天正是华人的“尾牙”,按照习俗我们都是一家人围聚在一起“吃尾牙。尾牙需特别隆重,我们也准备各类水果、包点和菜肴供奉神明和祖先。在蔡家通常少不了的主角是“烧猪”。

蔡家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做大日子,因为祭拜之后我们就能够等在烧猪旁,看着大姐俐落的刀法,听着“嗦嗦”声的皮脆声。大姐边切的同时大伙边一盘一盘地“拈”着吃,一饱口福也很是滋味。

大姐的刀法俐落,往往都是由她来切烧猪。

我们每家都会分得一些烧肉,由于蔡家人口众多,在我们的分猪肉的情况下,一只烧猪很快就被“搞掂”了。

今天以后,宣告时间就快走向另一个年份了。

Thursday, January 8, 2009

人间词语



众里寻她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人间三种境界一瞬间拥有。。。

我很“缺氧”,想喊“MAMAMIA"!

Wednesday, January 7, 2009

归属感


开学第一天,姐姐和弟弟各别穿上新校服。

我也拿出还崭新未开封的新制服,

穿上制服的自豪是心里那份归属感,

心属那里,一目了然。

Saturday, January 3, 2009

犒赏




女人,把茶当酒给乾杯了吧!
为女人自己
为渐渐成长的孩子
为我们的男人
该鼓励的鼓励!
该奖赏的奖赏!
该庆祝的庆祝!
该乾杯的乾杯!
在“花园”里英式茶点当早餐
两个女人窃窃的Women's talk
就当是一个犒赏自己的早餐吧!

迎新日


安蓓儿上一年级的报到日前夕,燕芬问我该给孩子穿校服吗?我以为随意就好嘛!反正开学在即,随后燕芬又致电叫我千万别随意,迎新日孩子也要如常上课一般。燕芬的女儿和安蓓儿就读同校的隔壁班。

燕芬的两个孩子都有迎新日,丈夫已经带儿子去幼稚园,她被逼把襁褓中的五个月小婴儿也一同带去,我义不容辞地去接她们一同去小学迎新日。虽然今日是安蓓儿的迎新日,我往隔壁班的时间比陪在她身边的时间长,因为那个小baby在校园的人潮里,感觉到很热又恐惧,可怜妈妈又要抱她又要排队。由于不同班的级任老师处理有别,她的那一班家长都是站在教室外挤,所以我都是一直穿梭在两班之中,有时替燕芬抱抱孩子,让她可以喘一口气,让baby可以通风透一口气去看看其他小朋友。要知道站着抱孩子,手脚很疲累的。


也许太久没有抱baby,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不习惯,当他挣扎扭捏找妈妈的时候,我又不得不往燕芬那里跑,小孩还是认得妈妈身上的味道。当你有抱着婴孩去办事,即使一个小时也觉得非常漫长,婴儿累了就是要喝奶要睡觉。幸好后来孩子的爸爸来救命,baby终于累得在爸爸的怀抱里睡着了。没多久,燕芬他们也因故提早离开,我独自听完校方的汇报。

安蓓儿一点也不寂寞,她的班级里就有旧同学,她往往是滔滔不绝地讲话的那一个,一点也不生涩。她是兴奋地期待重新遇见以前的同学朋友,就是忙着打招呼。
回家以后,她要开始学习收拾书包,看课程表。安蓓儿在自己的每一本作业和练习簿写上名字和班级。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我的孩子上小学啰,穿上蓝衣白裙的日子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