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3, 2009

艺术西餐

西餐不靠火候,却是一门艺术,讲究摆设和精巧。

喜欢西式,因为它有点高雅,餐饮可以宁静,不太喧哗,绝对是聚会谈天的好地点。

还有它的甜点,往往都可以反客为主。

这一餐有人请客,我很乐意赴约当寿宴。一般照片的记忆以食物为主,如此更能享受相处的时光,分享彼此的点滴。食物是点缀,若能勾到恰好,也是加分题。
San Francisco Steak House喧哗中的宁静之地,小孩的免费餐还是火车嘟嘟嘟。。
San Francisco Steak House


到Alexis是去寻找传说中好吃的Tiramisu却“很不像我,却是我”的Tiramisu。

虽然三粒叶子楣大包的故事也在这里发生,一般故事情节应该是浪漫一点。

风水轮流转,上次的东主做寿,这次我埋单合情合理。鱼排最一般也最没得嫌,薄皮披萨一碟两味吃,喜欢酱的吃法。

Alexis


有朋自远方来,那天城内大塞车,我们还是在花园里找落脚处,看上了Italiannies,前菜就是一碟面包,另外给一碟橄榄油加了些醋,面包醺油醋。

这里的食物份量大得惊人,一碗蘑菇汤足以喂饱五个人,接着意大利面也不少(这个没拍到),至于批萨嘛,我还觉得薄皮的比较好吃。

Italiannies


有些记忆让它慢慢沉淀,何必急着消化,当荡气回肠时而却记忆犹新,记得同桌的你;记得那个愉快的晚餐;记得令你开心的理由;记得享受的每一刻;记得那个如画般艺术的西餐。能够留住最佳画面的是相机,能留住最佳味道的是在心里。

Wednesday, July 22, 2009

炖蛋

今天的午餐很愉快,因为它。


偶然看见Taman Desa成记烧腊的招牌有卖炖蛋,满怀期待的要了一碟。

吃了一口冰凉的炖蛋,椰糖在嘴里发酵。

不甜不腻,滑溜溜入口即化,冰凉的滋味。

Yes,就是这种感觉!很有妈妈的味道,幸福油然而生。

虽然我嗜咸,这一道甜品却有说不出的怀念,很少在外面能吃到,今天有福了!

Sunday, July 19, 2009

我们都升级了!

恭喜豪及卿最近刚刚添个小宝宝,这个喜讯大家都欢喜万分!
我们迫不及待地要回马口看宝宝,下周正逢蔡妈妈大寿一起回家庆双喜!
哇,升做曾祖父和曾祖母的蔡爸爸和蔡妈妈也乐透了!
我这个舅婆也很心急想看小宝宝,后来我忘了我家有双宝也该升级。
于是致电问蔡妈妈,那小宝宝改如何称呼我家的双宝?
答案是:表姑姑和表叔叔

我转头去告诉双宝:
“喂,豪哥哥的宝宝出世了,他要叫你们表姑姑和表叔叔喔!”
“Har!!!做么不可以叫哥哥姐姐咩?”(很犹疑的表情)
“因为他是豪哥哥的baby啰!”
“那么英文他要叫我们什么?”
“这个问题很好,他一律叫你们Uncle and Aunty"
我的双宝"OMG!!!"

以后宝宝怕搞错称呼一律喊”安哥“和”安娣“包没错,包括那些小朋友!哈哈哈哈

Friday, July 17, 2009

雅加达又有爆炸!


今天早上听到最新消息:天啊,雅加达刚发生两宗爆炸事件,事发地点是在城中著名酒店:Ritz Carlton 和 万豪(JW Marriot)酒店。

在2003年万豪酒店也同样发生爆炸,当年共12人牺牲。

我做么酱紧张,手上正忙着为下周去那里开会的上司订酒店机票,这个消息令我不寒而栗。

Thursday, July 9, 2009

杭州的四川菜


这间餐馆是我们第一天的午餐-巴国布衣风味酒楼。


余庆节目是四川的绝活--变脸。

该节目也是等到我们这团人到齐方开始的哦,观看整个表演,个个叹为观止,拍烂手掌。本小姐还有幸被点去一起参与表演(或许慧眼知本小姐变脸技术也不赖吧!)。

节目好看一绝,食物好吃二绝,四川菜著名就是辣,更是三绝。

金瓜汤香甜好喝,很顺喉。

四川菜少不了的四川菜炒肉丝。

看起来像豆,吃起来也想豆,不过不是都的杭州青椒,很脆口香辣,吃了停不了口的杭椒炒花椒肉片。拿来配饭或包,一流!

这是一道素食,我从不知道大白菜被淋上金瓜汁竟然如此美味。

四川鱼肉汤有点类似我们的鱼头米粉汤,唯一的分别是里面放的是杭椒,该汤酸酸辣辣很开胃,不仅很滋味,还会令人冒汗。

你要习惯这里喝啤酒比喝汽水来得便宜,每餐两支啤酒和一支汽水是必备饮品。


吃完后,大家的舌头已经有麻辣的感觉,我们以为这是餐馆里最顶级辣的菜肴(本小姐很吃得辣),孰知他们说这不过是“中等辣”,请看看隔壁桌的这道菜,那些浮在汤上的辣椒,包你吃完可以玩变脸兼喷火。

这间餐馆我的满意度是85分。

Wednesday, July 8, 2009

车太伤!

Yesterday is Not My Day!!!

七早八早,临上班前开了车子引擎,忽然想起忘了拿东西,于是下车去拿。

再上车时,OMG 车子的门自动上锁了!

天啊!我看着启动的引擎在我面前却束手无策,打了很多通求救电话。

一小时后,修理车的专业人士来了,救不了!花了一小时,还是无法挽救。

另一副车锁匙在外子那里,他在往南的方向走,没法子下还是要在半路向他拿。

车子很伤,开动三小时半,我在外面眼巴巴地看着它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