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5, 2011

阿拉伯之夜

新年前受邀去参加某公司的周年晚宴,地点位于沙亚南的Holiday Inn里。

去了之后,我方知道当晚有主题的,就是大家要盛装出席,以符合阿拉伯之夜。入座后,看见我们被编入VVIP座,还每人一份赠品。

回家后,打开赠品就是这个摆设时钟,很好看。主人家非常慷慨。

当天晚上的余庆节目之一。当局邀请许多本地著名的主持和明星,我不太认识,但也渡过愉快的一晚。

原本以为“她”会入围女子组最佳衣着奖。。。衣着很浮夸


在最佳女子组最佳衣着奖的入围是这三位女士。

哈哈,当我在男子组看见“她",我开始怀疑自己男女不分。。。。呵呵呵

虽然最后“她”不是冠军,其实她的娱乐性很高。

那一个夜里,打开眼界我看到很慷慨大方的企业对待员工是如此皇恩厚待,幸运抽奖每个员工都一定有份,工作五年已经有优秀服务金牌。这是过去我在华人企业里所不曾所见所闻的。

这个“Arabian Night"不虚此行哦!

Friday, February 11, 2011

爸,我们回家咯!


这个新年非常感恩的是,我们可以把爸爸接回家一起过年。

年迈又身子虚弱的爸爸也依然可以听见孩子给他的祝福语,当从爸爸手中接过那一封利市却是本人最难得可贵的一个祝福。

我们这些不孝的孩子终于回家给你下跪,不小心看见爸爸眼中泛过的泪光。第一次拿到红包的那一刻,好想好想哭哦!虽然你没说什么,但亲爱的爸爸非常谢谢你,谢谢你努力地爱生命,勇敢的活着!“爸,我们只要你能好好的吃,好好的睡,身壮力健我们就很满足了。”

“爸,谢谢你,我爱你!”

Monday, February 7, 2011

水灾以后。。。

这个新年,我是过得很沉重,也难过。不仅仅是我,昔加末和一些柔南区的朋友也是如此。那些心痛的感觉,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出来的。

当年开创部落格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关于2006水灾,有家归不得而许多得不到的消息而难过。岂料,五年后那个梦魇竟然重现,而且比上一次更严重。

如果你和我一样,生于斯,长于斯,我们心里许多的呐喊,许多的不满。如果你看过水患得威力冲走我们的家园,吞蚀所有我们的财产和家园,那些绞结的心痛是如此痛策心扉,非墨笔能形容。家,即使路再远,跋山涉水我们是依然要回家看看自己的家人和家园。

回家的路上,隐约看见退水的痕迹,还有满目苍痍的垃圾一堆堆的堆满街道上,和战后的千苍百孔分别不大。我心有说不出的刺痛,这是文明社会该有的吗?当年婆婆的家就在昔加末河边的蔴坡路,每逢雨季来临那里必定遭殃,当年的水灾不是如此可怕,几户将面对水患的家庭,大家已经早做好防备,电器都摆得比别人高,我们就去负责帮忙叔叔搬东西。那个时候,水不是这么凶猛,都是很平静的,我还可以坐在被倒的车盖上撑船载送物资。

可是,多年以后,我们都已经搬离了,那一片土地已发展成新的花园区,可是那一条我们主要的命脉~昔加末河视乎没受到重视。五年前的水灾,他们称之为百年水灾,但是五年以后这个水灾又该叫什么呢?

总要在雨季以后,我们才知道自己原来那么不幸。